【纯情娇妻绿帽公】06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二天早晨,我陪着琴儿一起出来逛超市,购买一些生活用品以及食材。因
为工作的原因,我从周一到周五都没时间陪她出来,只有在周末才有机会。作为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一家之主,体验一下管家婆的日常,培养一下同理心,是很有
必要的。
  即使是大清早,超市里人也熙熙攘攘的。大多是一些像琴儿这样的家庭主妇,
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让我不由感叹,女同胞们其实也不容同意啊。大家都
在为自己的生活劳碌奔波着,当然,我和琴儿也不例外。
  我推着购物车做小跟班,琴儿则在前面仔细地挑选每一件商品,需要的才放
进购物车里。在一些特价商品她也会像个大妈一样,干劲十足地参与争抢。抢到
之后还会满脸兴奋的叫声赚咯给我比一个剪刀手。老实说,琴儿这模样反而格外
的动人。
  「买这么多东西,是准备吃火锅吗?」我看了一眼那些盒装的速冻食品,毛
肚,牛肉,羊肉,鱼丸,脆皮肠,以及各种新鲜的蔬菜等等。平时没见琴儿买这
些东西,这次却是买了不少。
  「是呀,明天我亲手做火锅给你吃。」琴儿笑嘻嘻地说道。
  「你还会做火锅?」我诧异地着看她。
  「又不难,我们以前经常自己做的,菲蓉和丽丽可喜欢吃了。」琴儿挑选着
火锅底料,看了看我,问道:「你要超辣的还是——超辣的?嘿嘿。」
  「呃,超辣的吧。好像,我只有这一种选择吧?」
  「当然,火锅就要啷个吃才巴适嘛,我们再去拿两件啤酒吧。」琴儿笑着说
了句地道的四川话。
  「买这么多酒干嘛?」我问道。
  「明天菲蓉要来我们家吃饭,这个小酒鬼外加饿死鬼,要多准备点东西。」
琴儿看了我一眼。
  这些日子我和菲蓉有过联系,不过却再没有发生过香艳的类似情节了,只是
偶尔问候一下,互道早安。好像那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当然,我
是装的。她浪叫的语音聊天还保留在我手机里,要删掉我真有点舍不得。
  这只小妖精,要是能把她骑在胯下,不知道会是什么光景。她那股浪劲让我
印象深刻。
  回到家之后,琴儿还要把这些吃的东西都洗干净放冰箱里冻好,明天直接拿
出来用就行了。我因为搬了两件啤酒,出了些汗,去浴室冲了个凉。
  算下日子,夏天也快过去了,离国庆节也不远了,这是我和琴儿同居后的第
一个小长假,该怎么度过呢?
  出去旅游是一个很烂的选项,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场景。尤其是国庆节,简直
是一场灾难,上演着整个地球上最严重最糟糕的交通堵塞。而且经历过这种惨痛
的路途,到达美丽的景点之后,你却只能看到密密麻麻黑溜溜的脑袋,什么好心
情都没了。算了,还是跟琴儿商量吧,只要她喜欢就好。
  忙完了这些,一下就到了中午,随便吃了点饭,就带着琴儿一起开黑打英雄
联盟了。琴儿辅助我ADC,她玩本命英雄琴女,我玩女枪,两个人坐在客厅里,
拿着笔电玩得不亦乐乎。
  这游戏我玩了两个赛季,水平很一般,最高的时候也就打到钻石段位。后来
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繁忙就放了很久,再进游戏,环境已经大变样了。除了部分
英雄被调整重做外,野区,插眼和装备都发生了很多变化,还有一些新英雄,技
能我一点都不了解。上分变成了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于是,我从一个排位狂魔
变成了佛系上分。
  现在带着琴儿玩,主要就是娱乐。上不上得了分,一切随缘。琴儿在认识我
之前也在玩这个游戏,不过她跟大多数女生一样,只能在青铜与白银的边缘徘徊。
不过经过我几个月的手把手调教,她终于脱离了菜鸟了队列,辅助也玩得像模像
样了,知道怎么出装,做视野,如何开团等基础操作,成为了一名黄金强者。
  因为匹配机制的原因,不是每一把我和琴儿都能选到ADC和辅助的位置。
辅助还好说,基本没人抢。ADC就不同了,团队的主力输出,菜鸟最爱抢的位
置。这一把我一进去就发现自己被分配到了打野的位置,于是打算跟ADC商量
调换一下。没想到这个叫老子就是牛比的ADC自信地说自己大号是王者,不送
包赢。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无数次了,这么说的基本都是坑逼无疑,但是没办法,这
厮选人的时候直接就秒了VN。我只能无奈的选了个皇子打野。
  而对面的下路组合是德莱文和锤石。我一看两边这阵容,就知道这下稳稳的
崩了。下路估计会被打穿,虐到生活不能自理。不过为了琴儿,我还是得多去下
路GANK。
  接着更无语的是,对面的中路是男刀,而我们这边中路是快乐风男,而且秒
选风男后就一直在公屏里喊话,辅助来个击飞,辅助来个击飞。我直接跟琴儿说,
早点投降吧。如果是我单排,直接就跑了。但是跟琴儿双排,逃跑会有半个小时
的禁赛时间,得不偿失。
  琴儿照常选了琴女。
  进入游戏。
  老子就是牛逼:「哇,辅助是妹子啊,要奶好我哦,哥哥带你飞。」ADC
一进游戏就开始调戏琴儿。
  琴儿宝宝:「闭嘴啦,玩游戏。」琴儿的游戏名称就叫琴儿宝宝,十分可爱。
  我说道:「别理那个傻逼,等会我们直接投降。」
  不出所料,每一个亚索都喜欢压线,所以被对面潘森打野重点照顾了,6级
前抓了三次,三次都被抓死,但是这无法阻止快乐风男的步伐。很快亚索就成了
对面中路的提款机。
  上路两个玩得很谨慎,都在老老实实的补刀。我把注意力放到了下路,说实
话,下路不好抓,VN在装备两大件前伤害特别低,而德莱文只要出个一个大剑,
基本三刀就能秒了VN。伤害如此不成正比,一个不注意,很可能就被反杀。而
且潘森和男刀的支援能力远不是我们这边的英雄能比的。
  看了VN的补刀,不仅没死过一次,补刀比德莱文还要多,两人都只出了一
把大剑。这让我对他有了一定信心。在清完一波野怪后,我在小地图发了个信号,
表示去下路支援,琴儿也默契地开始不断骚扰挑逗对面的德莱文,因为技能射程
超远,所以基本是无损消耗。锤石一看这还了得,马上站到了ADC的前面,跟琴
女开始互相消耗。
  琴儿毕竟是不太会玩,一个不小心就被锤石勾住,接着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
的圆圈,潘森跳大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从草丛里冲了出来,一个EQ闪现二连把
德莱文击飞,再接一个大招但是被他闪现治疗残血逃走。于是可怜的我被潘森摁
在原地就是一顿胖揍,再吃个德莱文的大招,瞬间灰屏。
  好在琴女及时交出了大招,留给了VN输出时间,潘森因为把一套技能全都
交给了我,技能都在冷却,也无法触发被动,被VN点杀。这下就是二打一的局
面,对面残血的德莱文过来救场,拼死一个飞刀带走了琴女,就被VN射杀了。
锤石这时跑也跑不掉,只能放弃了治疗,与VN互A,看谁死得快,但是辅助毕
竟是辅助,怎么撸得过ADC,VN残血之下干掉了锤石拿到了三杀。
  这时候对面中路突然从河边的草丛里跳了出来,直接一个大扑过来。本以为
这厮必死无疑,没想到手速真的快,千钧一发之际Q进了草丛,男刀没有犹豫直
接闪现进草从,VN同时瞬间闪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往防御塔下走,男刀就在
屁股后跟着不放,扛着塔硬杀。VN仿佛未卜先知一样,男刀在什么时候放技能
都被他预测到了,就在男刀跳过来要带走VN的前摇瞬间,被VN一个E击飞,
然后被防御塔带走。
  琴儿宝宝:「很厉害嘛,你真的是王者?」
  老子就是牛比:「当然,战绩可查,下一局一起?」
  琴儿宝宝:「可以啊,等会组队吧,不过我和打野是开黑的。」
  老子就是牛比:「行,你辅助我就行了。」
  这一波操作确实很溜,VN拿到了四个人头,经济领先了德莱文一大截。接
着就是他一个人的时间,各种秀操作,把德莱文撸得没一点脾气,到后来就是装
备碾压了。而且补兵也出奇的多,二十多分钟接近300刀的补刀。本来对面也
都是脆皮,VN基本三箭杀死一个,出了暴击两箭血量就见底。唯一的威胁就是
男刀,然而我们这边就是三保一的策略,快乐风男带线玩去了,男刀怎么也切不
死比他更会玩的VN,在出了复活甲之后,男刀也放弃了徒劳的挣扎。
  然后我们攻陷了对面的野区,小龙成为囊中之物,在拿下了大龙后,顺利的
一波推掉了对面水晶。
  打完这局游戏,老子就是牛比和琴儿加上了好友,拉着我一起开黑。老子就
是牛比玩ADC,琴儿辅助,我这个正牌老公却玩起了打野,帮他俩抓下路,隐
隐是在辅助他们两个人。
  我不禁有些吃味,毕竟琴儿辅助了我那么久,突然成为了别人的专职辅助,
我有点难以接受。尤其是这个ADC,老是在公屏挑逗琴儿,要她给奶。虽然在
游戏里,奶这个词早就变味了,但我仍感觉他在吃琴儿的豆腐。只是琴儿似乎不
怎么介意。
  不过有王者带飞,今天的上分进度令我俩十分满意,战绩是连胜到底,一排
的绿色。很快琴儿就进入了晋级赛,不过看了下时间,因为呆会要去吃饭,所以
晋级赛只能留给下次了。下线时,我貌似看到琴儿还和他私信聊了几句,我也没
好意思偷看,估计是约好下次开黑的时间吧。
  「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啊!一下午比得上平时打好几天了。」琴儿伸了个懒腰。
  「那你就让他多带带你呗。」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认,王者的水
平确实是我无法企及的。我在游戏里被这个家伙全方位比下去了。
  琴儿瞧了我一眼,笑着说道:「行呀,以后我就专门辅助他,你就专门打野
抓人,保护我们发育,好不好。」
  合上笔电,琴儿回去卧室换了身衣服,再出来时,手提着小皮包,身上穿了
件露肩的碎花上衣,下面是一条包臀小短裙,腿上的肉色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
流溢出丝丝闪亮。
  「这么短的裙子,里面穿了安全裤没有?老公来给你检查下。」我走上前就
想去摸琴儿的大腿。
  琴儿一巴掌拍开了我的爪子,「明知道人家没穿,还要来问,我现在去穿上,
你干吗?」
  「安全裤这种东西,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也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
良的混蛋发明的,我深恨之。」
  「贫嘴!帮我拿着。」琴儿把包包挂在我手腕上,换上了一双黑色的高底皮
鞋。
  「走吧,老公。」
  开车的时候,琴儿坐在副驾驶上,蜷曲的双腿让我挪不开眼睛,这个动作让
女人双腿的曲线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肚,微微突出的膝关节,
以及那因为压迫而显得有些肉肉的大腿根,被丝袜紧裹着。那流畅利落的线条,
让我的目光也顺着它绵延起伏,看多少遍都不腻。
  这要是换了黑丝,又会是怎样的景色呢?
  「好看吗?」琴儿笑嘻嘻问道,手指头顺便把裙摆往上勾了一下,直接露了
底。
  「你这样是会出事的。」我盯着琴儿的裆部,感觉鼻血快要喷出来了。
  如果是以前,琴儿肯定会羞涩难当,娇嗔着把美腿的风景藏起来不让我看。
现在却落落大方,任凭我火辣辣的视线在她的身体上肆意妄为。
  两种琴儿我都喜欢。
  大概十多分钟后,我们就到了步行街,停好了车。照例,先是去吃点东西填
一下肚子,然后陪着琴儿瞎逛逛,试衣服试鞋子。虽然到最后她一件也没买,却
仍然玩得开心不已。
  「累死了,我们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想喝奶茶。」琴儿挽着我的手说道。
  「你终于知道累了,我腿都要走断了。」我吐了口气,说道。
  「那我们现在回去。」琴儿拉着我就要回去。
  「哈,现在就回去,那你昨天说好的呢?」我立马不干了,这一路上我都心
猿意马,总是想着琴儿会给我一个怎样的惊喜。现在一听琴儿想要打道回府,这
还了得?
  「你腿都要断了,还是早点回去的好,要是留下个残疾可咋办?」琴儿一脸
认真的说道。
  「我那是开玩笑的,你怎么就当真了?」我顿时哭笑不得。
  「我也是开玩笑的,笨蛋。」琴儿笑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说道:「就去那家
网红奶茶店吧,你去排队。」
  不愧是网红奶茶店,人气确实火爆,我看了下菜单,妈的价格还贼贵,别的
地方一杯奶茶大概也就十来块,这里起价就是三十多。但是这个时代貌似就是这
样,越贵越是受欢迎,也越没人敢去质疑。不过这家奶茶店确实跟别的不一样,
就占地面积和装潢来说,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是十分的奢侈了。
  至于能开多久,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着长龙一样排开的队伍,看着缓慢前进的人流,至少得等上十几分钟,我
感觉我的腿又要受罪了。琴儿则是去找座位了,我看到她在角落里靠窗的位置坐
下,把包包放到桌子上玩起了手机。
  我正等得百无聊赖,脑子里盘算着琴儿会怎么玩,我估计最多就是给那个小
子摸摸奶子,摸摸下面。主要是我想亲眼看见琴儿是如何勾引男人的,虽然琴儿
复述给我肯定也十分刺激,但那不是我想要的。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琴
儿说今天要找那个服务生,但是鬼知道他今天在不在上班啊?或者是上早班怎么
办?
  好像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环啊,我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回头去看琴儿,却突然看到一个黑鬼和琴儿坐在同一桌,正对琴儿比手画脚
的说些什么。
  我心里猛的一抽,因为网上到处都在传洋垃圾的事情,所以我对来中国的白
皮黑皮都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那些混迹街头,到处找中国女人搭讪的洋垃圾。
总是找各种理由跟中国女人要微信,手机号等联系方式。奇怪的是,在中国男人
面前高傲得像个小公举的女人们,在这些洋垃圾的面前,却变得像小母狗一样驯
服。
  没想到这种事降临到了我的头上,老实说,我倒并不担心琴儿会跟那个黑鬼
怎么样。在与琴儿相处的日子里,她也不是没有被男性搭讪过。但都能守住底线,
不会把联系方式交给一个陌生人。至少当着我的面没有。
  你就当我种族歧视吧,如果对方是个白人,我心里至少会舒服点。不管怎么
样,白人在全世界的地位,会让我觉得安全。但是是个黑人,我看到他露在外面
五大三粗的黑胳膊黑腿和那张五官都有些分辨不清的黑脸;而对面的琴儿,皮肤
白里透红,嫩得可以掐出水来,花一般娇嫩的身子。
  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我心惊肉跳。
  我立马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那些关于黑人的视频画面,那些被用chink来
形容的华裔,她那瘦小的身体,被七八个人高马大的黑鬼围在裆下,七八条比女
人手臂还粗的鸡巴在女人脸上拍打着。女人露出淫荡的笑容,用她细狭的眯眯眼
仰视着这群黑皮野兽,然后张开嘴,卖力的吞吐著这群黑鬼的阳具。
  黑叔叔们有的叫着法克鱿,有的叫着碧池,奋力的耸动着结实的屁股,把他
的大黑屌连根塞进女人的喉咙里,抽出来,再狠狠塞进去。女人的脸被黑鬼的胯
部撞到变了形,眼泪鼻涕口水糊了一脸,但仍然用讨好的眼神,嘴里挑衅的叫着
法克密。
  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黑鬼们的愉悦的叫声,混着女人含糊不清的哭喊。视频
里,女人的身体不见了,三个黑叔叔把她做成了夹心饼干,她完全没入了黑色的
肉体里面,只有一双白色的腿还露在外面,不停抽搐。
  我发现我可耻的硬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我端着奶茶走了过来,递给了琴儿一杯,坐在她旁边。
  「他说他叫弗兰克,是XX大学的留学生,在学习汉语口语。」琴儿解释道。
  「这位先生你好,我喜欢中国文华,我喜欢chinese kongfu。」弗兰克用蹩
脚的汉语说道,还比划了一个出拳的动作。「kongfu熊猫。」
  「哦,你汉语说得很不错啊,来中国多久了?」我问道。
  「我来中国快一年了。」弗兰克说道。「中国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
  这家伙在背书吗?
  黑鬼见到我,似乎就有些拘谨了,和我尬聊了几句,说了声抱歉就离开了。
我猜他也知道我是琴儿的男友吧,继续呆下去只会自讨没趣。
  这时琴儿对我说道:「老公,这个人刚才一直跟我要微信。」
  「那你给了没有。」我眼皮一跳,看向她。
  「给了。」琴儿吐了吐舌头,说道,「他说这个是他们老师布置的作业,多
跟中国人交流对话,能够很快提升汉语水平。」
  「这种鬼话你也信?」我很无语。难道面对外国人,智商就不在线了吗?
  不过我挺好奇这个黑鬼会怎么勾搭我的琴儿,琴儿又会怎么应对。至于更深
层的幻想,那就不足道也了。
  「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相信这种蹩脚的谎言?但是他一直求我,我不好意
思拒绝,就让他加了。」琴儿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啦,我现在就把他删了。」
  说到底还不是把微信给了他?有什么区别吗?我哭笑不得。
  犹豫了一下,我说道:「算了吧,加都加上了。」
  「还是删了吧,免得你生气。」琴儿当着我的面,在微信上拉出了那个黑鬼
的版面,「你看好哦。」
  「留着也没关系啦,我又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我硬着头皮把琴儿的动作拦
了下来,我知道我这么做肯定会引起琴儿的怀疑了。但是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
突然出手阻止。
  果然,琴儿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了良久,看得我浑身发毛,终于侧过头去,小
声的嘀咕了句:「变态!」
  如同所料,我的运气并不好,我们去那家西餐厅吃饭,上次那个男服务生没
有上班,这样的话,琴儿的计划就落空了。说实话,那一刻我有些失望,但一颗
悬着的心似乎也放下了。生活仍然要继续,琴儿依旧是纯洁的,我还是那个我。
可能这就是绿帽癖的普遍心理吧,期待却又恐惧着。
  没了心理负担,这顿饭我吃得十分轻松,琴儿也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等我
们从餐厅走出来,时间已经拉到了22点,街上的人流已经大幅下降,空气也开
始变得有些凉。
  我和琴儿依偎着往停车场走去,上了车,准备回家。
  「老公,你有没有觉得很失望?」琴儿忽然问道,「好像期待了一整天,却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
  「骗人。」
  「真的没有啦,其实你真给别人占了便宜,我也会舍不得呢。」我发动了汽
车,车子很快驶出了停车场,进入了公路面。
  「诶?你现在突然开窍了,终于知道宝贝我了。」琴儿歪着脑袋看着我,眼
睛眯得像两道月弯弯。
  「你一直都是我的宝贝啊。」我说完又加了一句,「最最重要的宝贝。」
  「乖老公,摸摸头,呵呵。」一只凉凉的小手放在了我头上。
  我以前听说手凉的女孩子最需要心疼,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似乎都没有去关
注过琴儿的内心世界,反而是她一再的对我宽容与忍让。我的父亲是一个不善于
表达的人,是一个很传统的家长形象,母亲亦是如此,生活的琐碎让他们疲于应
付,再没有多余的心思放在我身上。所以在我二十多年的成长经历中,从未感受
到那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温暖。
  光从生存的必要条件来说,双亲已经给了我他们能给的最好的东西,所以我
也没什么抱怨的。我在琴儿之前也谈过两次恋爱,她们都很好。但我总是会觉得
少了点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我赚到了钱,养活了自己,我觉得我长大了,成熟了,懂事了。
  直至遇见了琴儿,我徒然懂了,男人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小孩,他永远年轻,
永远幼稚。生活艰难,人情淡薄,让他披上了坚硬的铠甲,女人们以为自己的骑
士无所不能,其实脱下铁甲,他也只是一具血肉之躯,一个热血难凉少年。
  琴儿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一种母性的光辉,一种家的温暖。任凭外面是
风吹雨打,是霜降雪落,只要回到这里,关上门,一切都平静下来了。我可以喝
着琴儿煮好的浓汤暖身,贪婪的嗅着这个女人的体香。
  「老公,前面靠边停一下好吗?」我飘飞的思绪被琴儿的话语打断。
  「怎么了,有什么事?」我把车靠边停下,看向副驾驶的琴儿,只见她解开
了安全带,准备下车。
  「你也下车,把手机打开,跟着我录视频。」琴儿下了车,上了人行道。
  我被琴儿的行为弄得一头雾水,不过也只能赶紧下了车,跟在她后面。只见
琴儿很快的走到了人行道上,朝着那边一个保安室小跑过去。
  这是条双路道的街道,两边的树木高大茂密,树叶遮住了原本就有些昏暗的
路灯,斑驳的光线投射在人行道上,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座孤零零的保安
室,有明亮的光线照出来。
  我看向保安亭,只见里面有一个穿保安服的中年大叔,正埋着脑袋专心致志
的玩着手机。琴儿走到保安室门口的时候,对我摆摆手,让我别动。然后探头探
脑的走了进去。
  我不知道琴儿想干嘛,但也有了隐隐的预感,不禁心跳加速,呼吸也沉重起
来。因为隔得有些远,所以听不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只看见那个保安被突然出
现的琴儿给吓了一跳,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对话。聊了一小会儿,琴儿就主动把
包臀短裙掀了起来,肉丝美腿全露出来让那个大叔看,大叔似乎呆住了。
  我的下体在琴儿掀起裙子那一刻,就瞬间暴涨了。因为穿的牛仔裤,龟头顶
在拉链上有些作痛,忍不住摸了摸坚硬的下体,让龟头朝向另一个方向。
  琴儿啊,你要玩露出,也早点给我提个醒啊,现在打我个措手不及。要是那
个保安动手动脚怎么办,我救是不救?这个念头一出,我不禁有些自责,若大叔
真的动手动脚,难道不去救琴儿吗?要是他上头了,要强奸琴儿怎么办?我也坐
视不理吗?
  琴儿趁机去牵大叔的手,但是被那个大叔推开了。
  呵呵,这个大叔不是柳下惠转世吧?琴儿这种姿色的美女都能拒绝,真他妈
禽兽不如啊!我在心里骂道。
  琴儿笑着说了什么,又把衣服往下拉,让白色的奶罩完全露出,一双雪白的
美乳胀鼓鼓的几乎要从胸罩里侧漏出来。我不信有男人能拒绝这对可爱的大白兔,
要是我,立马就将它们抓在手里好好把玩了。
  琴儿对自己似乎也充满了信心,大大方方的把胸部露给大叔看,还用手托着
南半球垫了几下,激起一阵雪白的乳浪。并不时用言语勾引那个大叔。
  但是我和琴儿都想错了,这个大叔可能真的是柳下惠转世,要不就是同志。
只见他从最开始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接着就一直不耐烦的挥手,把琴儿轰了出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