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午我必须上班,已经有些疲惫,加上喝了点 酒,我慢慢也进入神游状态,眼皮都快合上了。这时文生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要不要看我老婆的奶子?”顿时我整个人清醒了一半,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真的假的?这么即兴表演啊!

我看看他老婆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再望着我老婆,撑在那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电视。所谓恶向胆边生就是这样,当下淫心大起,我连哄带骗让老婆先进房睡觉,便和文生展开了原始的兽性。

文生等我出房门后二话不说绕到他老婆身后,双手轻轻的解开淑芬的釦子,映入眼帘的是淡蓝色蕾丝胸罩包覆著D罩杯的雪白乳房,看上去似乎很饱满,涨卜卜的肉球都快撑开的样子,看到这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白皙的美乳随着呼吸的起伏,他妈的,那果然真像海浪波涛,必定会让人晕船。

看文生一脸邪淫的笑容又略带着点骄傲,似乎在说:怎样?我老婆正点吧!靠!如果这时我如果否认就是违心之 论了,我老婆也不逊色呀!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一极棒的尤物。

此时灵光一闪,我示意文生等一下,迅速 走进房间拿出我的数位器材,文生看到我拿着相机以及摄影机出来,还没等我开口就用表情表示赞同。其实我是要他两者选其一,哪知道他都要。这时他把淑芬的胸罩给往下拉扯,登时两颗浑圆的乳房像浪涛般往外翻跳出来,看得我都恍神了,而那尖端的褐色乳头正在向我打招呼,真想狠狠的往乳头上疯狂的吸舔。果然亲眼见识到比起照片好上太多,乳房还真他妈不小啊!害我看得都忘记要拍照片。

这时文生走过来向我接过相机,示意要我过去把玩他老婆的乳房。好吧!美乳的玩弄所有权人都给我权限了,自然我不会客气的。绕到淑芬身后,还有点像做梦似的不真实感,我当着另一个男的面玩他老婆的乳房?

我双手一下去就五指金龙的爪型整个扣抓那豪乳,正点,实在太正点、太销魂了!果然不是梦境,包不住的大乳在手掌下柔软的触感真是说不出的满足,纵使老婆的乳房我玩得很透彻,但是不同的奶子抓起来心理的感觉却是大大不同。

我抬头看着文生,双手不停地揉着向来只有他可以玩弄的美乳,他似乎看得出神,连相机也忘了要拍。随后我双手食指以及拇指分别夹住那褐色的乳头开始搓揉,两个指头来回摆动,乳头也随着指间的力道而扭转着。

此时淑芬身体抽动一下让我吓到而停下动作,看看淑芬又没反应才继续搓揉的动作;文生倒是很镇定,已经开始拍起照片。

文生:“等一下。”

我:“怎么?”

文生:“不要动,因为在动,拍起来手部的地方有些模糊。”

依照文生的要求,我的动作没有变,只是要停格让他拍几张清晰的。两指依旧捏著乳头,然后往前拉着,乳头被我微微拉长,而柚子形状的乳房也因为我拉扯乳头而往前延伸呈笋子状。

玩弄淑芬的乳房已经不能够满足我了,我非常想吸吮那乳头,但是不确定文生会答应,不过我不想问他的了,直接坐到他老婆身旁,托起一颗雪白的乳房就低头下去含住那些微红肿的乳头。

我也没打算看文生的反应,总之我吸吮乳头之后他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开始用舌尖轻挑着乳头,顺着乳头的周围画圆的舔著,一圈又一圈绕着乳头转着,又时而连同乳晕整个含进口中吸吮。伸出手揉着另一颗乳房挤压着,乳房随着我手指的搓揉力道凹陷、变形。慢慢的,感觉到淑芬的乳头在我舌头的刺激下已经肿涨尖挺了起来。

这时我整个口含住乳头用力吸吮,乳晕慢慢缩小集中,而乳头越来越大。受到淑芬身体的自然反应的鼓励,更是卖力地吸吮那为我发涨的乳头。淑芬嘴里发出微微的哼声,想必是爽起来了,我不顾淑芬是否会醒来,舔著乳头的力道越来越重,红肿的乳头随着舌头刮著的方向而拉扯著,舌尖往上提,乳头就往上摆;舌头向下抵,乳头便向下倒。

这时嘴巴移开抬起头来,看着淑芬的乳头布满我贪婪的口水。我望着文生,他那种不敢置信的表情,曾经,那曾经只给他把玩的美乳在今天被另一个男人给彻底玩弄了,不过看来他兴奋异常,我发觉到他裤裆是凸起的。

我猛然低头下去继续舔拭整颗乳房,并且更加摆出贪婪淫恶的嘴脸,好让文生看看他爱妻的乳房是怎样被恶狼给蹂躏,从索骨一直舔到乳房浑圆的下缘部位不停地来回。

而相机此时终于又开始发出声音,我看着镜头继续我淫邪的行为。我想够卖力演出了,两颗沉甸甸的大奶子满布我品尝后的大量唾液。

突然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我何不试试看他老婆的下体?我撩起淑芬的长裙回头看了看文生,不过他似乎没有啥反应,不知道是认为可以还是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也没再表示什么我就转头继续做我该做的,把裙?拉至小腹的位置,看见淑芬穿的是和胸罩成套的淡蓝色蕾丝内裤,而黑色的阴毛有几根透过蕾丝的镂空细缝钻了出来。我手一伸,很熟练地把她其中一条粉腿就架在沙发上。

此时文生突然走到我旁边很轻声地说:“这好吗?”

我:“如果你认为不妥,我马上停止。”

文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老婆只是酒醉,并不是昏死,我怕她惊醒就不妙了。”

我:“也是,我也怕你老婆惊醒。不过你看看这。”我指著淑芬内裤包覆着肉穴的部位。

文生:“……”此时文生并没有说话,只是吞了口水看着她老婆因为润湿的内裤中裆。

我:“怎么?还继续下去吗?虽然我想继续,不过你要我停止,我就马上住手。”

文生:“马的,豁出去了,被发现也没有关系了。”

虽然我的脑袋现在充满了精虫,不过我觉得文生却是精虫都快要从毛细孔喷出来了。听到下达的格杀令,我也不迟疑就隔着湿润的内裤用食指刮着肉穴,文生不知何时已经拿着DV在拍著。不过我实在不想这样慢慢来,真想一探美丽肉穴的真面目,马上拉开中间的裆布,晶莹黏稠的淫水已经把肉穴给覆满了。靠!真是他妈的鲜嫩鲍鱼肉啊!我心中如此呐喊著。

泛红的阴部流出的琼浆玉液,在光线的照射下实在美不胜收,忍不住内心的冲动,舌头马上先往肉穴给舔上去,顺着菊花蓓蕾一路滑过柔嫩洞口的皱褶肉片再到微鼓的肉芽,舌头上刮下大片的淫水。这女人肉穴羶腥的骚味实在令人通体快活,虽然味道每个女人都是一样,不过能一尝别人老婆的淫水以及闻着骚屄的自然催情气味,真是无比的畅快。

品尝过鲜嫩的骚屄肉之后,我接着用食指轻轻来回抚摸着肉芽,这时淑芬娇唇发出轻轻的哼声,并且肉穴的淫水不断流出。哼声越发急促,我食指的力道与速度也加重加快。

在我的努力之下,肉芽已经通红肿涨,完全凸了出来露在穴肉外,包覆着肉穴的两片皱褶红肉也因充血而呈现肥滋滋的模样。穴口已经完全打开,不再是紧闭的状态,从一开一合穴口看去都稍微能看见阴道内壁,这个反应正是淑芬的骚屄想要肉棒塞入充实的讯号。

我掏出早就已经抗议而满布青筋的肉棒,但这是最后一道关卡,还是要尊重用穴人的感受。我又再次望着文生,等待他再次下达绝命追杀令,我希望他能够答应,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还踩煞车吗?他不答应我也要提枪快跑前进,何况淑芬的骚屄都传递著迫切需要肉棒抽插的反复开合动作。

文生:“用你的肉棒插进我老婆的穴内去,让这外表冷淡的骚婆娘给你干到穴肉都翻出来,把她的穴给干肿。”文生边套弄自己的肉棒并且很期待的说著。

我:“会的,不只要干到你老婆穴肉翻出来,我还要在她穴内播种。”

文生这家伙居然早就掏出自己的肉棒套弄起来,连我都没发现。废话不再多说,愤怒的肉棒已经抵在泛滥成灾的穴口。我看着淑芬美丽的脸庞,心中浮现在淑芬身上一逞兽欲的淫念大起,让我干翻这美丽人妻吧!

此时,突然眼前一对眼睛看着我——文生他老婆大人正看着我……

我和文生快速的对看了一下,又转回看着他老婆,紧接着看了下方准备交合的部位,瞬间的念头闪得很快,一不做二不休,身体往前一挺,肉棒整根没入了滑溜的肉穴里。淑芬哼叫了一声,我开始抽动起来,那湿润的穴肉内壁给我的刺激居然是这样强烈的冲击,这种奸淫人妻的快感实在太销魂了,而且还在她老公面前。

随着我的前后抽插,淑芬的美乳也随着韵律而上下摆荡。她醒了,他老婆醒了,但是我和文生已经失去理性,淑芬却也只能在那“哼哼啊啊”的娇呼著。

听见淑芬的哼叫声让我更为受用,九浅一深的用龟头肉冠慢慢的刮著淑芬的阴道,肿大的龟头几乎抽离穴口再慢慢的滑入最深处顶撞著,两片肥大的阴唇包裹着肉棒,随着肉棒不停的前后律动而翻进翻出,而淑芬的淫水也大量的从交合处不断流了出来,顺着略肿的泛红阴部流到菊花蓓蕾。文生也没闲著,他把这淫靡的美景通通给纪录下来。

淑芬看着他的举动,但是眉头深锁,轻柔的娇喘声似乎对抗著原本该有的怒意,这种极大的羞耻感让淑芬的肾上腺素直冲顶端而使得全身泛著潮红。我感觉到淑芬的穴内越来越显得湿滑,越是抽插她的骚屄越是感到滑溜,想必这种无地自容的羞愧让她不自主地淫水大量涌出。

此时文生把DV放在角架上对准我俩的位置后,走过来挺着肉棒凑到他老婆嘴边,淑芬一看见肉棒伸手握住就往嘴里送,并且卖力地吸吮起来,以致于双颊凹陷,并不断地发出口水“滋滋”的套弄声。

我开始快速的抽插,干得淑芬都快含不住文生的肉棒,有时还不停的滑出嘴巴,以致于唾液不停的从嘴角流出。但是文生的肉棒一掉出她的朱唇,便很急的再吸进去,并且开始用手一起套弄她老公的肉棒。握着肉棒的手套弄速度越来 越快,用舌尖抵在龟头肉冠的下缘来回舔著。

突然文生表情有异样,并且呼吸急,看来是快要喷发精液了。果然马上听到他“啊”了一声,他抓着他老婆的头,把满满的精液都灌进她嘴里。

文生整个人不动,肉棒依然留在她老婆嘴里,而他老婆的嘴只吸住马眼的部位,手腕则是很慢地来回摆动,但是手掌用力握住肉棒由内往外挤压,似乎要把她老公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给吸干出来。

文生抽出肉棒,精液 从淑芬嘴里微微的流出一些,这时我看了文生的肉棒还处于坚硬的状态,示意要他接棒。我抽离淑芬的肉穴,他便把淑芬扶起来并且让她变成狗爬式趴在沙发上,他双手按在淑芬的肥屁股上头,肉棒一挺就迅速抽动起来,当然我也没有闲著,把沾满淫水的肉棒就往淑芬嘴里送。

或许已经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前再如何不喜欢口交或是吞精,只怕这时已经失去理智而不顾一切了,纵使这根肉棒是其他男人的也是来者不拒。看着一个美女握着我的肉棒用那灵巧的舌头顺着龟头肉冠绕圈舔著,真有种说不出的侵略成就感。

文生从背后干着她老婆,她老婆那两颗肥乳有如挂钟在那前后摆荡,我双手一伸握著那包不住的大奶恶狠狠地掐著,并且不时变换着紧捏乳头。

突然淑芬也用手握住我的肉棒开始套弄,加上温滑湿暖的舌头不停的舔著马眼,我也快受不了淑芬这样的攻势,我快被她给溶化了。我低头看着淑芬,淑芬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淑芬:“葛格,美眉喜欢吃你的懒叫。”

靠!致命的一击,在力守最后江山的保卫战,我输了。这句下流淫荡的话语终于让我投降了,放尽全身力气的我一泄如注的喷发出来,淑芬来不及反应而让精液喷洒在她美丽的脸蛋上,随即很快地含住龟头,并且也开始用力挤压我的肉棒。这时我全给她了,她要吸干就让她吸干吧!

突然间房门用力关上的声响:“砰!”我肉棒软掉了,迅速 且立即的瘫软,文生也迅速抽离她老婆的肉穴,而淑芬更像是从梦中醒来似的双手掩面蜷曲在沙发上。

我和文生呆站着约有半分钟,文生首先打破寂静。

文生:“怎么办?”

我:“现在头大了。”

文生:“你们之前不是也有交换的意思?这应该不会太糟。”

我:“我想不是太妙,不然关门声怎么那么大声?不过先别管这个,先处理那个吧!”我手指了淑芬。

文生走过去他老婆身旁,手搭在淑芬肩膀上。

淑芬:“不要碰我,你们两个王八蛋不要碰我!”

淑芬隐约的啜泣声,并且在文生碰了她之后身体瑟缩得更厉害。我拿起淑芬的衣服递给文生,文生接过之后披在她老婆身上。随后我们两个不发一语的把衣服穿好,我拿起大门钥匙示意一起出去,我们两个男人一路沉默的走下楼去。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